杨雨洋

这里垃圾写手阿染,还是个卑微安吹,主吃雷安。
weibo:不就是谢染咯
bcy:杨雨洋
谢谢各位小可爱喜欢我的渣文,新手上路多多关照。

哭了!为什么!

为什么就没有太太画安迷修穿阔腿裤的吗?我想要吸安安的脚踝啊啊啊啊啊,难道你们不觉得脚踝很吸引人嘛呜呜呜呜……


【雷安】报恩(1)

*皇子雷x人鱼安

*这篇很短很短很短很短!注意了!

*你要信我这真的是雷安啊啊啊!

*文渣不甜ooc,注意避雷












雷王城外是一片湛蓝湛蓝的海。离城门近一点是沙,离海近一点就是大块大块的石头零零落落的摆着。谁也道不清那些石头的来历。

大海有两次涨潮、两次落潮,渔夫们把落潮后被留在巨石里水潭称为潮水潭。潮水潭里载满了大海里的东西,有些孩子就成群结队地抓住落潮的机会去潮水潭里挖掘属于他们自己的‘宝藏’。

雷王城的三皇子――雷狮就对这个事情非常感兴趣,而且表示为什么那些平民都能去他雷狮就要在这里眼巴巴地想象?

他雷狮很不服。(他毕竟还是孩子啊。)

他的表弟卡米尔就不止一次地听到雷狮说过城外的潮水潭。用早中午晚餐的时候说,在书房温习的时候说,就连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雷狮也在他耳边叨个不停。

“卡米尔,你难道想一直待在这个鬼地方吗?”

雷狮卸下了代表象征高贵的白绒披风,在落地窗站定。

是夜,皇宫的花园里因风摇曳的树飒飒,铜蝉附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唤。刚下完雨的天空是灰暗灰暗的,云不明目的地飘,硬是让明月露了半边脸。

卡米尔从书里探出头,随着雷狮的目光看向窗外。

大哥是喜欢自由的,他就像笼中的鹰。

“所以,誓死跟随。”

听到对方的回答,雷狮不禁笑了。

“那便抓住机会吧。”



〖待续?〗

【雷安】雷狮对卡米尔说他一定要让这个牙医当他大嫂(2)

*物理老师雷x牙科医生安

*微量卡埃,就不打tag了

*ooc我的,注意避雷


『内部有些牙齿腐化,您是不是甜的吃有点多呢?』安迷修举着X光片对卡米尔说道。

『嗯……是吃的有点多吧。』

卡米尔心虚地撇过头去。

『建议您最好还是不吃……』为好。

安迷修话还没说完就瞧见卡米尔撇过去的脸有些黑了。

『……如果是吃一点的话,应该也是可以的。不过记得早晚刷牙。』

安迷修看到卡米尔眼睛忽地亮了,然后非常感激的说道――

『谢谢大嫂!』

安迷修:????你叫我啥玩意?

在外面偷听的雷狮:不愧是我弟弟!

艾比看好像没自己啥事了就打算出去,结果门一打开就掉出个人来。

雷狮:……

其他三人:……

『我就是看看好了没有。』

雷狮尴尬地挠了挠头。

『咳差不多好了,还请您让您的弟弟少吃些甜的,然后记得早晚刷牙。』

安迷修帮他打圆场,递给卡米尔一张纸让他给前台的埃米。

『在下看你们好像认识,应该是同学吧。』

卡米尔点了点头,拿着纸就直奔前台。出去前还给了雷狮一个眼神――大哥,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雷狮收到卡米尔给的眼神之后,说干就干。就直接拉了张凳子坐安迷修对面,直勾勾地看着安迷修整理桌上的资料。

安迷修也是被他看的有些难受,于是问他――『在下是脸上有什么吗?』

说罢就伸手擦脸,雷狮摇了摇头。

『安医生长得这么好看,应该有人追吧?』

看来是个好人啊,安迷修心想。

『这个的话……没有。』

『那你现在有了。』

雷狮笑着亲了上去。安迷修登时脸就红到脖子根,一个激灵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你!』

雷狮哼的一声抓过笔筒里的一只钢笔,在一沓诊断纸上写上了自己的大名――雷狮。






『安医生这么甜,以后我的牙看来会坏的一塌糊涂呢。』

雷狮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

(完)

【雷安】雷狮对卡米尔说一定要那个牙医当他大嫂(1)

*物理老师雷x牙科医生安

*微量卡埃,就不打tag了

*ooc我的,注意避雷


雷狮的弟弟卡米尔最近牙疼,卡米尔自己认为是甜的吃多了,刷刷牙就好了,所以没放在心上。可是却一连疼了好几天,这几天他都心烦意乱的。不小心说漏嘴让帕洛斯知道了。

雷狮从帕洛斯嘴里知道卡米尔最近牙不舒服,但是自己却不是第一个知道的,所以雷狮为此感到很生气。当天晚上就把卡米尔从房间喊了出来。

『卡米尔,你既然牙疼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卡米尔把头埋进围巾里。

『对不起,大哥。我原本是想考完试有时间就去看医生的……』

卡米尔今年读大四,而且马上就要毕业考了。

『我要是不知道你牙疼,你还想瞒到毕业?卡米尔,考试的时候身体不舒服是最致命的。你就算有天才的脑子,你考试也考不好啊。』

『是……大哥,我知道错了。』

雷狮看卡米尔把头越埋越低,也知道卡米尔是真心认错便拍了拍他的帽子。

『好了,不准有下次了。』

卡米尔听罢便点头,转身打算回房间写作业。

『张开嘴,让我看看牙。』

卡米尔先是一惊,又缓缓转身听话地张开嘴。

雷狮先是仔细看了看外露的牙,觉得没问题后,才把视角看向里面――果然,里面的牙有些明显坏了,雷狮看后皱眉。

『明天就去看牙医,还有这个月甜品没收。』

卡米尔听到后表示心里很难受。

隔天早上,凯莉就听说卡米尔最近牙疼。

『嗯?你怎么知道的?』

雷狮为此非常疑惑,这好像不是什么有趣的事吧?

『啊最近闲的很。再说有什么是瞒得过我的?』

凯莉俏皮地挥了挥自己手上的棒棒糖。

『喂雷狮,我知道一个牙医,技术好价格又低。附近的人都喜欢去那。』

『哈?你是觉得我钱少?』

凯莉很无语,她说的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得,那我明说好了。』

雷狮翻了个白眼,表示你废话真多。

凯莉:……草你马??

『是安莉洁。』

『嗯??关我p事?』

『她今天占卜说你的有缘人在那。我告诉你啊,她占卜可是很nb的,你最好相信她。』

雷狮也不是没听说过安莉洁的名号,她可是大名鼎鼎的圣女大人。

『嗯嗯知道了。』

我倒想看看是怎么个有缘人,雷狮手抚下巴笑着心想。

『大哥。』

『哦?跟班主任请好假了?』

雷狮看向刚从学校回来的卡米尔。

『嗯。』

卡米尔看到坐在雷狮对面的凯莉,朝她点了点头。

『咳,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凯莉起身走向门口,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回头对雷狮说道――

『雷狮,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说罢,就走了。

就在卡米尔一脸蒙逼的时候,雷狮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走了,我带你去看牙齿。』

『嗯。』

凯莉说的地方在步行街上,一个赫然的牙齿图案上印着‘knight’。

……骑士?

雷狮忽地笑了,卡米尔则一直盯着里面。

『埃米好像住在这……』

『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大哥。』

卡米尔拉低了帽檐,看不清他脸上有什么表情。『我讨厌看牙科!』

牙科诊所里突然发出一个小孩的声音,雷狮在门前站定顺着光仔细一瞧,看见了一个烦人的小孩正闹着自己的母亲说回家。

『什么?讨厌牙科?』

雷狮闻声看去竟撞入一汪碧水。这人身穿白大褂,头发是温柔的棕色,他的一双手修长好看,眉眼如画。雷狮一时看的痴了。

『在下无法理解呀?为什么会讨厌牙科?』

『在牙科拔牙很痛不是吗?』

小孩反问道。

『对啊!在牙科拔牙是很痛啊!』

这个牙医装作一脸疑惑蹲下还向小孩点了点头。

『而且我们这家牙科诊所拔牙是出了名的痛!』

在一旁的孩子母亲看到自家孩子一脸恐惧,则紧张的说――

『医生,我家孩子本来就很怕,您在说什么呢?!』

对啊,难道不应该是安慰人家小孩说他们这里拔牙不疼的吗?雷狮实在不明白这个牙医为什么这么对小孩说。

可没想到这个牙医竟没把孩子母亲的话听进去,继续说道:

『所以说~你要是在这里拔牙的话,回头就可以跟朋友炫耀!』

孩子的表情没有像刚刚那么害怕了,牙医继续说――『你的朋友当中应该还有没拔牙的吧?大家都应该知道我们诊所的臭名。你要是说你在这里拔了牙,大家会怎么看你呢?』

孩子的眼睛忽地亮了起来。

『应该会说好厉害之类的话吧。』

牙医笑着猜测道。

『哦哦哦好棒!我要在这拔牙!』

『嗯嗯真是个好想法。』

“叮铃――”有人进来了。

『啊欢迎光临!』

雷狮眼快,立马瞥到了牙医白大褂上的工作牌。工作牌上印着三个字――牙科医生,安迷修。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谁牙齿不舒服?』

安迷修笑着对上雷狮的眼睛,还俏皮地敲了敲自己的牙齿。

雷狮:靠,可爱。

『我。』

在一旁的卡米尔缓缓举手,眼睛一直盯着帮忙记诊录的埃米。

安迷修点头,接过护士递给他的会诊表。从有巴掌那么大的口袋里掏出一只黄蓝渐变的钢笔,一边问卡米尔一些个人基本信息一边拿着笔刷刷地写上去。

没几分钟,安迷修把卡米尔的个人基本资料填好了,他把笔盖上笔盖放回口袋里。举起资料扫了一眼,觉得没错之后才递给身旁的护士。雷狮也看见了那个护士的工作牌――牙科护士,艾比。

『请您跟我来。』

虽然安迷修指的是雷狮旁边的卡米尔,但雷狮他差点也想跟着他走了。

该死,老子在想什么鬼东西。








〖未完待续〗